郑重承诺:不成功退全款!

新闻八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八卦

不知身是无根物,蔽月遮星作万端

时间:2019-03-26 16:20:59  来源:南方39助孕

不知身是无根物,蔽月遮星作万端

 

——浅谈郭氏“法治基金”的前世今生

 

  2019以来,郭氏“法治基金”又双叒叕出江湖,披上“慈善”外衣华丽变身,喧嚣一时的“网红”郭文贵沦为“丐帮帮主”。细看之下,郭氏法治基金恍如前世般似曾相识,仍映射着过去“阿中基金”的阴影,但无论是前世的“阿中基金”,还是今生的“法治基金”,始终敌不过天道昭彰。“不知身是无根物,蔽月遮星作万端”,用郭震的这两句诗词来形容郭文贵的所作所为再贴切不过了。

 

  前世“阿中基金”脱壳 今生“法治基金”来袭

 

  曾经的郭文贵依赖骗贷、挪用金融机构资金、强迫交易等方式成立“阿中基金”,现在的郭文贵故技重施成立郭氏法治基金,妄图重获财富。“恶人唯口腴”,郭文贵骗取阿方信任,于2014年12月与阿布扎比王室资金合作成立的“阿中基金”,资金安排协议中由郭文贵和阿方对等出资60亿美元,实际上郭文贵的出资来自用境内资产抵押的阿方贷款,别说60亿美元,从头至尾他一分钱也没出,空手套白狼在短时间获取了巨额财富。逃亡海外后,陷入经济困境的郭文贵按捺不住贪财之心,在所谓“1120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出资一亿美元成立法治基金,从最初的“我出资一亿美元,不够再拿”“不搞募捐”“谁捐款,谁骗子”到2019年除夕直播发布乞讨告示,号召有“使命感”的网民捐款,“它是个公益基金,捐钱是一定要的”,只不过短短三个月时间,由郭文贵单方出资的法治基金变成了大众募捐的慈善基金,自认“骗子”的郭文贵饥不择食故技重施,又想用一分钱不出的“出资者”身份来敛财,脸都要被自己给打毁容了吧。

 

  四方特使布莱尔离职曲终  白宫弃臣班农接棒开演

 

  曾经的郭文贵先行布局,借助四方特使布莱尔的政治影响力为其“站台”,现在的郭文贵套路不改,牵手白宫弃臣班农,开启流亡“负”商和离职政客的另一场表演。辉煌一时的“阿中基金”,抹不去联合国四方特使布莱尔为其“站台”的身影,可惜“阿中基金”成立后,因舆论压力过大,这位联合国四方特使就离职了,而“阿中基金”在时任掌控者郭文贵的手中屡屡投资失败直至名存实亡。逃亡海外后,郭文贵的“爆料”频频被证为假,他在社交媒体当“网红”的热度逐渐褪去,已无法继续依靠制造舆论声量为自己赢得关注,郭文贵为了美国政庇不得不另辟新途,将白宫班农弃臣视为救命稻草,用法治基金诱其联手成为郭文贵自救的另一种方式。身为美国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的班农显然了解郭文贵的政治价值所剩无几,而其尚未消耗完的金钱是班农选择与其联手的原因。唐·孟郊《择友》有云:“虽笑未必和,虽哭未必戚。面结口头交,肚里生荆棘。”郭文贵利用过气政客的残存价值试图扩大影响,班农想借资咸鱼翻身重返美国政坛,于是接棒为郭氏法治基金站台造势,开启流亡“负”商和离职政客的新一轮合作,表面上你侬我侬,其实不过是基于双方利益,为增加彼此的政治筹码各自在演戏。

 

  机关算尽逃亡海外 做局引发茶壶风暴

 

  曾经的郭文贵“金蝉脱壳”行动失败后逃亡海外,现在的郭文贵海外做局成立郭氏法治基金引发“茶壶风暴”,融资之路困难重重。“阿中基金”经营不善失败后,郭文贵将所有国内资产尽数抵押给阿布扎比一方以套现,但这些国内资产债务、官司缠身,逾越了法律,他陷入国内资产被冻结、国外被追债的裸奔状态,郭文贵精心策划的金蝉脱壳行动失败,机关算尽逃亡海外。“浊恶世界浊恶人”,郭文贵的一亿美金迟迟不能到位,郭氏法治基金披上“慈善”外衣开始募捐,大小通吃、来者不拒、“不捐就是五毛”的法治基金让众蚂蚁目瞪口呆,本期待着成立基金后的“第一笔钱给爆料革命媒体平台”“得到大比例基金分红”的新晋“丐帮”弟子对此质疑不断、怨声载道,由此引发“蚂蚁帮”的茶壶风暴。为应对这场风暴,活在幻想中的“大蚂蚁”Sara、路德、卡丽熙等轮番上阵配合郭帮主劝捐、逼捐、诱捐、骗捐,可真正上当捐款的小蚂蚁仍寥寥无几,甚至于“挺郭”大将政事小哥、美国加州Jack Wang等人先后离郭而去。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看完前世“阿中基金”的过往,今生郭氏“法治基金”的结局也呼之欲出。前世迷惘,今生奈何,郭文贵穷途末路想借郭氏“法治基金”达到其“保命、保财、报仇”的目的困难重重,终有一日“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公司实力展示
韩晶: 135-3983-5229 李欣: 139-2955-2205 林丽: 138-0298-4966 李谊: 139-2235-2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