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承诺:不成功退全款!

新闻八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八卦

河边 警察局长(90)总统的福音后面

时间:2019-03-26 16:16:43  来源:南方39助孕

 

河边 警察局长(90)总统的福音后面

一、穆勒洗清了川普

穆勒的报告总算出来了!穆勒在报告中清楚地说明,他的调查证明川普和川普手下都没有与俄国人搞过密谋。至于川普是否有阻碍司法的行为,穆勒说他没有证据指控总体,也不能说明总统在这个问题上清白,因为调查缺乏有关总体是否有阻碍司法的动机。司法部说根据穆勒的报告,司法部认为总统没有触犯阻碍司法罪。这样一来,俄国门调查就洗清了川普。笔者以为穆勒的发现对于美国的国家利益来说是最好的消息,它说明了俄国人还没有成功到可以操纵美国大选的地步,美国总统候选人也没有到了和俄国人密谋的地步。所以笔者在本系列的(88-3)里就说过,“作为一个公民,我对于俄国门的调查,首先希望的是它能够完成。其次是希望调查结果是俄国人没有能够达到影响美国大选结果的目地。因为这样的结果才最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但这只是希望,大家都只能根据证据做出判断。至于川普总统的未来,他是一个与我一样的生命,为什么他会闯进这个法治大网,或许将来有一天人们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无论如何,我都祝他好运。”

二、穆勒才是赢家

真正的赢家在笔者看来是穆勒。穆勒对于总统竞选的调查代表的是美国法治的运行,它能够在总统不断攻击下彻底完成,本身就说明了美国法治的稳固。在总统对于穆勒的调查以及穆勒本人进行了无数次攻击后,总统还是要靠穆勒来洗清自己这个事实本身就说明川普和川普阵营过去对于美国司法体系的攻击基本都是谎话,也就是说,美国司法部主持的犯罪调查是公正的,没有为政治所左右,更没有以打倒川普为目的。美国的司法体系肯定不是完美的,但是说俄国门调查是抓巫婆,那是谎话,因为穆勒已经指控的俄国人与一批人以及一些人的定罪都说明穆勒不是俄国门调查不是无中生有。穆勒没有指控川普说明穆勒的调查是以证据说话,在“合谋”问题上没有找到直接证据,在“阻碍司法”问题上连直接询问川普都没进行。因为没有“合谋”的证据,要说明总统要阻止调查而才开革科米和攻击俄国门调查等,在川普说谎成性的现实下,几乎不可能。穆勒因此洗清川普的“合谋”问题后,干脆把问题交给了司法部。

三、SDNY的调查

笔者已经几次介绍了SDNY对川普展开的调查。考哼的判刑入狱的罪名,其中一项就是违反竞选法,SDNY的指控中指明川普是指使考哼的“一号人物”,这已经是摆在那里的事情。其他的有多少涉及川普的涉嫌经济犯罪的调查,仅仅考哼提供的线索就够总统抓狂的。这些都不在穆勒调查的俄国门所涉及的“合谋”范围内,与穆勒的报告无关。除非川普真的清白,SDNY要拿到的可以指控川普的证据远不像穆勒要拿到的“与俄国人合谋”的证据那样困难、那样难以坐实。比如故意逃税,给银行报假账,挪用竞选捐款等,只要拿到财务报表、报税记录,如果再有人证,提出指控就有直接证据的支持,曼那福特和考哼的被指控和定罪都是一气成功的例子。所以支持川普的克里斯托(当过州长、美国检察官,曾经把川普的亲家送进监狱)才说川普真正要担心的不是穆勒而是SDNY的调查。

除了SDNY以外,其他的也加入了调查还有其他的司法部属下的检查官。威廉-拔部长不会在总统阻碍司法问题上轻易松口,但恐怕更不会在调查总统曾经有过的经济犯罪问题上说三道四。

四、打开了的黑匣子

笔者曾经分析过美国现有的总统制民主下的“党同伐异”问题,指出民主党的国会众议院不会轻易放过川普。穆勒的报告里面究竟有多少给民主党可资利用的线索,我看不过是打政治仗可以用,打法律战的东西主要都在SDNY那边。但是民主党会如何利用穆勒的报告与川普打政治牌,则是另一回事。

穆勒没有在“阻碍司法”上下结论,也没有逼迫川普听证,笔者以为是一个有远见的做法。因为即使穆勒实现了与川普面谈,遇上了一个谎话连篇的总统,穆勒总不能说总统作证到处都是谎话,那样一来就是一个心理问题,而不是一个故意掩盖犯罪而说谎的问题。在共和党参议院占了多数席位的现实下,不论因为川普作证说谎而指控他作伪证与否,最后都会导致两党死磕,但是川普却不会被国会两党一致同意弹劾下台,最后还是要有超过三分之二的选民的支持才有可能影响到共和党议员的站队。在川普的铁杆支持率一直稳定在百分之四十的现实下,实现这个转变所花的时间恐怕比到2020年的大选还要长。所以不如留给2020年的大选让选民来决定川普的去留,这才能最好地避免穆勒的调查被两派利用,同时也让民意为川普的去留作了决定。

国会民主党主持的调查会不断掀起风波固然是川普的麻烦,不声不响的SDNY的调查才是川普的心病。SDNY针对的是经济犯罪调查,不像俄国门犯罪调查那样有太多的政治变数,更不像俄国门调查那样没法调查俄国人,同时也不需要调查犯罪行为是否有相应的动机,一切取决于川普是否有过触犯法律的行为,以及SDNY能拿到的证据。

我不相信川普是一个会找俄国人共谋的人,为了发财要为普京说好话倒有可能。(不过川普阵营那样多的人说谎掩盖始终是一个难解的谜。)但是若问到川普过去是否有过可以受到指控的经济犯罪行为,我觉得那个可能性之大恐怕多数川普支持者都不会否认。川普自己说过他的经济问题是一条红线,不能碰。穆勒没碰,把问题按程序移交给了SDNY。穆勒如今下场了,他洗清了川普的俄国门嫌疑。但是由穆勒调查引发的SDNY的调查会走到哪一步,会搞多久,出什么报告,这是一个司法部长也没有权力过问的事情。

笔者在上一集(89)最后说,“2020年的大选已经拉开帷幕。穆勒的报告最后会对民众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大家都在等着瞧。”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川普阵营一片欢欣,有如大选获胜。反川阵营显然十分失望。我的看法虽然也曾经随着俄国门调查的起伏有所起伏,但是基本的看法还是不变:川普不是适合当总统的人,这不是说他的政策都不好,而是他对于法治的蔑视,谎话无忌,肆意攻击司法体系。今天的局面虽然是穆勒洗清了川普,但是对于总统的调查还在进行,不仅调查人从穆勒变成了SDNY,调查的内容也完全变了,司法部对关于川普的调查的控制也大大减弱了,川普和他的议员对调查进行攻击来影响民意的效果也会大大下降。

川普的前战略顾问班农说,今后六个月是川普去留的关键期。笔者以为川普的黑匣子已经打开了,最后决定川普命运的是川普是否有过重大经济犯罪行为。如过有,即便川普再次当选,SDNY都会是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刀。

 

 

 

公司实力展示
韩晶: 135-3983-5229 李欣: 139-2955-2205 林丽: 138-0298-4966 李谊: 139-2235-2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