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承诺:不成功退全款!

新闻八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八卦

“寄情山林”还是无可奈何

时间:2019-03-26 14:27:31  来源:南方39助孕

自以“服丧”之由“归隐山林”后,关乎文贵的现状是越解读越迷茫,一面应了“服丧”戒手机之言而杳无音讯,连无比热衷的直播事业都暂时告一段落;一面假他人之手玩起了“借尸还魂”的把戏,时不时在“郭媒体”放出点风声通告剧情的发展。服丧大戏还在继续,文贵心口不一的剧情仍在不断上演,而为何“战神”暂时告别“江湖”隐于山林?如今文贵“荡气回肠”的“暂别”誓言仍余音在耳,但深掘却发现其因无以为继不得不“寄情山林”的万般无奈。

 

 

  法治豪言难兑现 半分凄凉半分寒

 

  自去年文贵在“1120发布会”上搬出“班农”这位“光杆神仙”以来,“法治基金”的“金字招牌”已然悬于郭门之上,所谓的“一亿”豪言也在文贵的口中“掷地有声”,如今半岁光阴已去,又是哪般光景?回眸当下,只见郭“战神”伙同路德、魏丽红等“蚁将”歇斯底里的叫卖,却不见当年逛街偶遇而欲捐巨款的“慷慨战友”;只见在荧幕前被晒出的金额数被打“马赛克”的“捐款”,却不见“基金会”完整而有序的组织运作;只见破绽百出的 “十亿支票”尽显智商底线,不见当初放言“一亿”建立基金的豪言壮志。无奈之下的郭文贵甚至搬出邪教的那一套,自称“上天使者” 欲坐地立金身,用所谓的“信仰”的力量绑架众“蚂蚁”于摇摇欲坠的“喜马拉雅”之上,可惜历经三番五次的欺骗后还有几人能如白痴般陷入陷阱?“画饼钓鱼”式的运作结果只能是三三两两的“嗟来之食”,何关乎痛痒?俱往矣,不得不说“法治基金”的坑文贵挖的太深,高调金装的外表下,满满的私欲横流早已路人皆知,幻想踩着“蚂蚁们”的胸口爬出坑来注定太不现实,对于四下围观的群众而言,倒是多了几分茶余饭后的笑料。

 

  官司浪潮欲绝命 愁思绕梁无处诉

 

  远有韦石、西诺,近有“瑞银”“PAX”,文贵的成就未见半分,倒是官司数量蹭蹭直飚。无论开疆扩土的“功勋”、兢兢业业的“先锋”,还是亲密无间的“盟友”,郭文贵都能一言不合就“法庭上见”。镁光灯下一句“告死你”说来是极其硬气的,然而事实呢?与老袁的陈年官司左等右盼也不见文贵所言得“应有的结局”;被“黄河边”几番直播爆料无胆应诉只能哑口无言;看似追着“老黄牛”郭宝胜法院相见可实际只应了警察口中的“浪费时间”;与“PAX”之间的是非曲直仍旧云雾萦绕就大呼小叫“大获全胜”。回顾文贵的官司浪潮,或是“无病呻吟”式的小打小闹博一番露脸,或是自知理亏而偃旗息鼓,或是得点蝇头小利就自我标榜。天天“法律”挂在嘴边恨不能当做胸口刺青,好充门面而四处约战于“公堂之上”,撒丫子在官司沼泽中狂奔,回头时已然双脚牢锁不得动弹半分,愁思满腹真是纯属自找,无处话凄凉。

 

  郭门烽烟四处起 尔虞我诈尽狰狞

 

  郭文贵向来就不是一个成功的领导者,无论是曾经亲密无间的陈军或是忠心耿耿的郭宝胜都只会用一个词来形容他:毫无原则。在郭文贵的眼中只有可利用的价值,没有可结交的朋友,陈军如是,郭宝胜亦如是。笑看郭门战将代代新人换旧人,“内部改革”始终未停止,挤走了郭宝胜、相林,丢掉了“政事小哥”,如今到了路德、魏丽红等大蚂蚁几分天下的局面。可横看竖瞅,终究离不开“尔虞我诈”,这也是“蚂蚁帮”的传统。恰逢文贵烦心事不断精力有所不足,心怀鬼胎的众“蚁将”是各显神通、满目狰狞,明里暗里斗个不休。常言道“铁打营盘流水兵”,那也是建立在成功的领导下,纵然人员更迭也不会降低战斗力,而观文贵的“蚂蚁帮”,一个毫无原则的“战神”,一群见利弃义的“蚁将”,一帮无所适从的“小蚂蚁”,何谈“铁营”?满目之下尽是筛子一般的乌合之众。怨不得文贵借“服丧”而远遁“朝堂之外”,实属根基已烂无从修补。

 

  要说郭文贵的现状:身下是自己亲手挖下的“基金”深渊,身后是磨刀霍霍的官司当事人,脚下是随时分崩离析的“蚂蚁帮”。文贵走起来可谓一步三惊、寝食难安,虽说“寄情山林”能分散愁思而得以喘息一二,不至于精神分裂,但回归现实之后该面对的终究逃不离,暴风雨只会来的更加猛烈。只可怜那些为郭文贵所蒙蔽至今的“小蚂蚁”们,受伤的心何时才能修复?

公司实力展示
韩晶: 135-3983-5229 李欣: 139-2955-2205 林丽: 138-0298-4966 李谊: 139-2235-2985